| 執業道場 | 并購重組企業所得稅案例分享

并購重組企業所得稅案例分享

2019年06月04日

近年來,產業并購重組漸成資本市場主流;A股并購重組審核節奏持續提升;產業并購仍然活躍。而在殼市場方面,受科創板推出及退市常態化影響,殼價有望進一步下行;但在目前仍處于市場低點,無論是買殼亦或是賣殼,將繼續處于活躍狀態。然而,投資并購涉及領域甚多,在交易結構設計、企業并購法律要點與風險防范、并購重組中的稅務籌劃等環節仍然存在諸多痛點和難點,做好公司投資并購工作并非易事。


這就要求我們日常在學習和研究上:不但要注重基礎理論,更要把握實務應用。


在日常的稅收實踐中,稅法始終堅持交易定性、實質課稅的原則。重組交易一旦發生,交易性質就客觀存在;交易定性是指借助稅法的原理和原則,對客觀存在的交易性質進行認定的過程,即主觀見之于客觀的認識過程。交易定性理論以稅收構成要件為出發點,貫穿在認定稅收構成要件的每一環節和方面,而稅收構成要件系由立法確定,因此,交易定性與稅收法定主義密切相關。稅收法定主義是指稅收構成要件如納稅主體、稅收客體、稅率、納稅環節等受制定法約束,不得突破。因此,準確的判斷首先來自于基礎理論的儲備。


其次:要注重各稅種中部頒法(財稅、總局公告等)的掌握與運用。重組交易實務中,交易形式和交易實質并非總是一致,在產生“形-實”沖突或者“名-實”沖突的場合,需要堅守稅法的實質正義即稅法實質課稅原則來把握交易定性。因此,部頒稅法規則是對具體的交易類型進行交易定性和處理的具體規則。部頒稅法規則往往一事一議,具有判例法的形式、實質和功能,其提供具體交易類型之交易定性的判定規則。


只有對稅收政策全面的掌握、深度的解讀的基礎上,才可以靈活地運用,合理設計、調整交易結構,以協助企業降低重組交易稅收成本,實現利益最大化。


案例:

某國有企業A公司與私營企業B公司共同出資設立乙公司,其中B公司初始投資1000萬元,持股60%。乙公司設立時股權結構如下圖所示:

乙公司一直以來經營良好。現甲公司因經營發展需要,準備收購乙公司。

甲公司和A公司協商達成一致,甲公司以貨幣資金1.4億元向A公司收購其持有的乙公司40%股權。2018年2月,股權變更手續完成。

隨后,甲公司與B公司協商,準備購買B公司持有的乙公司60%股權,雙方約定交易價格2.1億元。

B公司提出,按照2.1億元銷售乙公司股權,會產生5000萬元的企業所得稅;要求甲公司設計交易方案,以無稅重組的方式完成此次交易。


為此,甲公司設計了交易方案如下:

第一步:甲公司出資2.1億設立一家C公司;

第二步:甲公司與B公司簽訂股權收購協議,其中,甲公司收購B公司持有的乙公司60%股權,以其持有C公司100%股權作為支付對價。

甲公司與B公司就上述方案協商一致,簽訂了相關合同,并與2018年10月完成了乙公司和C公司的股權變更手續。


交易結束后,股權結構圖如下:



上述交易結束后,甲公司認為在本次交易中,其收購了乙公司60%股權,并且支付對價是100%的股權支付,符合59號文和109號文件關于股權收購交易適用特殊稅務重組處理的條件,可以適用特殊稅務處理。


案例解析:


對于甲公司的上述方案,我們做如下分析:

第一:甲公司上述交易安排是否具有合理商業目的

從形式上看,甲公司使用C公司100%股權作為支付對價向B公司收購乙公司60%股權,是符合特殊重組條件的;但究其實質,甲公司設立C公司的商業目的是否合理,是否為完成向B公司的股權支付而所做出的形式上的安排,是否只具有稅收目的而無商業實質?

59號文件第五條第(一)款規定,企業重組適用特殊性稅務處理,要求具有合理的商業目的,且不以減少、免除或者推遲繳納稅款為主要目的。

第二:該方案將導致甲公司承擔B公司的股權交易稅款

在此項方案下,甲公司從B公司取得的乙公司60%股權的計稅基礎如何確認?

被收購企業為乙公司,交易對象是B公司,

甲公司向B公司收購乙公司的計稅基礎,應以B公司對乙公司原計稅基礎進行確認。

甲公司付出了2.1億的代價取得了乙公司股權,但應按1000萬確認計稅基礎。造成甲公司未來收回投資或轉讓乙公司股權時只能扣除1000萬計稅基礎,而非2.1億元。

59號文件第六條第(二)款規定,被收購企業的股東取得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以被收購企業的原有計稅基礎確定;收購企業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以被收購股權的原有計稅基礎確定。

第三:甲公司前后兩次購買乙公司股權,是否會被稅務機關認定為是一項重組交易

財稅(2009)59號文件第十條的規定,企業在重組發生前后連續12個月內分步對其資產、股權進行交易,應根據實質重于形式原則將上述交易作為一項企業重組交易進行處理。

甲公司分兩次購買乙公司股權,2018年2月向A公司購買了40%的股權,2018年10月向B公司購買了60%的股權,在12個月內,分兩次完成了收購乙公司100%股權的商業目的。

這種情況下,稅務機關如果按照前述59號文第十條規定,認定為一項交易分步實施。將無法適用特殊稅務處理。

這種情況下,考慮股權支付比利時,就需要將兩次交易合并做整體計算,即:

甲公司支付的對價中,股權支付2.1億,貨幣資金支付1.4億,股權支付比例=2.1億÷(1.4億+2.1億)=60%,沒有達到59號文規定的85%的比例。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公告